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。

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

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

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...

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。

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锤不了我。